2018年09月22日 星期六
认识当代中国的三个视角
作者王逸舟              日期:2013-03-15               阅读:4062 次

 在我们这个时代,庞大中国的广泛改革、迅猛发展、深刻变迁,吸引了全球目光。就中国学人来说,对当代中国认识并不充分,其中有三个方向值得追求:第一,要讲中国的事。第二,要讲大事,讲全面、总体、久远的事。第三,要讲出新意来。要做到这些,有多种选择和方法。我个人认为,比较妥当的选择是从中国的世界位置、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和中国的价值入手。

  一、中国的世界位置

  中国真正能够支配世界的方面还说不上


  我个人深感讲中国的事、讲大事讲出新意来是很不容易的。举例来说,我们、至少相当数量的国人并不大清楚-中国在世界上到底处于什么位置?如果仅从现象来看,中国和美国在当今世界经济领域似乎是在唱主角,但是双方的位置极不平等。中国庞大的出口物基本停留在来料加工,对外提供低端产品。中国整体经济这种粗放增长的模式,表现为大量进口的资源和原材料,实际上只是外国人的委托加工,而高附加值的产品外国人留在自己那里做,对于一些污染厉害的东西,他们不加工,不用他们的能源,而是放在中国的土地上,他们只需支付少量的加工费。从世界总体上看,发达国家的经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高科技经济,甚至是知识经济。他们做的都是高端的事情,做设计的事情,做操盘的事情。与之相比,中国经济中原发性、首创性的东西少,在研发、高端上处在相当落后的位置,无法提供核心部件,无力确立议事日程,难以确立研究领域。比如,象计算机、飞机等等,中国只能依靠进口。而中国能做的都是较低档次的产品,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中下游产品,如玩具、家具、服装之类。同样,我们在金融、石油业中所拿到的很大一部分也都集中在中下游,这当中的相当一部分也被加工、消耗掉了。因此我们必需清楚地认识到,虽然中国在世界经济的增量部分占了很大的比例,甚至可以说世界经济增长的部分靠中国带动,但中国真正能够支配世界的方面还说不上。

  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中国在主要国际公约制度的参与不尽如人意


  说起来这些年的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活动越来越广泛,影响越来越大。但从“软件”的角度来看,中国在世界发展过程中的参与仍然非常不够。比如,相当多的领域、公约以及谈判过程中国还没有进去,更谈不上主导,那里边基本上都是传统大国-美英法在主导。再比如,核材料的转运、控制、公海洋底的开发,外太空的是,极地的利用,乃至全球生态环境的保护,等等问题,中国的发言权都很小。由于在很多重要的公约里,中国要么是后来者,要么没有参与,因此权力和影响小是自然的。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去参与更多的国际组织,成为充分的参与者。在这方面笔者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中国在主要国际公约制度的参与不尽如人意。有人说中国参与了70%多,但这只是量,而最敏感、最重大、最有支配力的没有参与(联合国和WTO除外)。

  三、中国的价值

  中国的价值是什么


  ?中国在世界上发生作用的核心是什么?中国是传统的文明大国,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当代世界大国中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随着中国的开放,越来越融入世界,越来越受世界影响并影响着世界,中国必然面对一个重大的问题,中国的价值是什么?中国在世界上发生作用的核心是什么?

  中国古代的东西、西方进来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东西-简称“中西马”三者如何作用或支撑中国的价值?有些人(包括一些管事的)是不是认同西方的东西或马克思的东西呢?不一定。他们不一定欣赏马克思的东西,可能只是将马克思的东西作为一种标签、一种旗帜来看待。邓小平讲过,教育是个大问题。设想,当中国的物质构架在全球形成了大的影响,那么什么是中国的思想与目标,确立中国大战略的底色又是什么?不可否认,近些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教科书上变得不受待见了,让它变成中国价值的主要源泉并不容易。那么,西方的东西呢?西方的东西不可能直接变成中国的价值,这已经成为近代以来一个半世纪中国现代化实践所佐证。至于,我们老祖宗的东西,作为整体中国人来说,可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不管从什么角度,笔者觉得中国价值何以形成,中国以何种价值在世界上站住脚,是值得讨论的问题。这不是什么面子问题,而是支撑中国能否持续发展、能否造福全世界全人类的大问题。现代化也好,世界强国也好,仅靠物质强大是不够的,既难以持久,也难为人榜样。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选自《中国与世界观察》)

来源:中国日报网站



  阅读:4062 次

版权所有 ©1995-2018 中共北京市委前线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