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学 扎西昂江:

一个温暖的人

——我眼中的援青干部贾广勇

作者扎西昂江  网站编辑李爱玲  责任编辑金蕾蕾  来源前线网——《前线》  日期2017-03-08

  广勇哥名叫贾广勇,是一名北京市援青干部。初识广勇哥是在我父亲开的车上,当时我父亲在玉树州教育局找到了一份接送北京市援青干部上下班的工作。那天,蹭车去亲戚家的我第一次看见了父亲嘴上常常夸赞的援青干部们,他们早早地便在公寓楼前等候父亲的到来,非常准时和有礼貌。在车上,父亲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和他们谈论着我在北京上学的事情,我真担心他们听不懂父亲混乱的句式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不过,显然已经和父亲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们还是大致揣摩出了父亲的意思。当时,广勇哥坐在车子的后排,穿着一身运动服,脸上挂着后来每次和他见面都能看到的温暖的笑容。从那天开始,广勇哥走进了我的人生。

  后来,我弟弟在高考中考上了青海省的一所专科学校,全家都十分高兴,可对于靠父亲微薄收入勉强生活的我的家庭来说,这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在弟弟快开学的时候,父亲回家后非常高兴地交给弟弟一笔钱,说这钱是广勇哥奖励他考上大学的。父亲说,当广勇哥把钱交给他的时候,他想婉拒但却没拗过广勇哥的善意。9月,我回到了北京,回到了阔别两个月之久的中央民族大学。中秋节那天,我突然接到了广勇哥的电话。他说这次出差回北京,抽时间要来学校看望我。在我的大学校园里,广勇哥如约而至, 脸上还是那熟悉的笑容,询问我返校后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国庆节的时候,广勇哥给我打了一笔钱,说在大学毕业前每年资助我一笔钱用以改善生活。这对于家境窘困的我来说是莫大的帮助。

  慢慢地,我了解到,广勇哥还资助了一个家境贫困失去父母、与爷爷相依为命的玉树州第二民族高级中学的学生。其实,广勇哥自己也并不富裕,他至今仍然每月都在偿还北京高额的房贷。但是他说,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不是物质的富足可以带来的。听父亲说,最近广勇哥又去了长江源头的治多县,他们几个北京市援青干部通过各种努力,捐助了15名牧区的贫困儿童和四所幼儿园。治多县是一个条件非常艰苦的地方,县城所在地加吉博洛镇的海拔4300米。而广勇哥自从来到玉树后,就因为高原反应一直睡眠不好、心率很快,加上现在已经是冬天,是玉树气候最恶劣的季节,我真为他感到担忧,希望他暂时放下工作,给自己的身体适当放一下假。可是,父亲告诉我,广勇哥认为自己目前状态还不错,趁着现在天气还可以,争取多做些事情。我想,可能所有优秀善良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对谁都好,就是忘记了照顾好自己。

  希望广勇哥可以暂时放下工作,调养一下身体,因为,他的善举点亮了许多人的梦想。希望他和他的同事们,好人一生平安!




打印 | 推荐 | 转发:
点评:
姓名:

·发表评论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文明、理性友善发言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您的评论内容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