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又飘“毛毛雪”

  责任编辑sxs2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7-04-21


1965年3月23日,《北京日报》3版


1952年12月22日,《北京日报》4版


1956年4月15日,《北京日报》2版


1996年4月11日,《北京日报》6版


2000年4月21日,《北京日报》8版


2014年5月9日,《北京日报》12版。旧宫镇芳源里小区内,树上飘落的柳絮簇拥在草丛间,乍一看,就像是“雾”里看花。张亮亮摄


2014年4月9日,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的工人师傅在天坛公园为杨树注射“抑花一号”药液,抑制杨树花芽形成,达到控制翌年杨树飞絮的目的。本报记者 吴镝摄


2014年4月10日,《北京日报》5版


2005年3月,为了解决春季柳絮纷飞的难题,柳荫公园开始试验在抹头的柳树上嫁接不飞絮的金丝垂柳。本报记者 孙戉摄


2015年4月24日,《北京日报》5版


2017年4月13日,《北京日报》8版

  阳春三月,气温一天天爬坡,又到了杨树柳树飞“毛毛雪”的时节。近年来,因为杨柳絮会引发过敏性疾病,而且又易导致火灾,每到春季,社会呼吁治理之声便此起彼伏。可年年呼吁年年治理,老百姓却依旧觉得“毛毛雪”不见少,究竟是何原因?

  关键字:绿

  “多快好省”绿起来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百废待兴,然而苦于没有太多的财力应用于景观绿化,只能采取“多快好省”的方式,让北京先绿起来。

  1952年12月22日,本报4版刊发文章《毛白杨管状芽接法 西郊苗圃工人试验成功》,专门介绍“毛白杨管状芽接法”。文中提到,毛白杨是一种长得很快的树,在建筑工程上有很大的用途,也是绿化都市的优良树种。为了这个缘故,当时的市政建设部门曾不断向苗圃要毛白杨幼苗。可是这种树都长在山地,很少结种子,要在苗圃内大量繁殖很不容易。于是,苗圃工人专门研究出了毛白杨管状芽接法,其成活率可达95%至100%。

  按照本报1956年4月15日2版刊发的文章《大家动手,植树育苗,绿化首都》所说,首都人民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决心在三年到五年内基本完成绿化首都的伟大任务。但这项任务花费巨大,按照当时的估计,培育一棵普通的苗木,至少要三年时间,每棵树苗成本按1角钱计算,并且当年只按市园林局栽种和供应的310万棵来算,投资总值就有31万元,着实是个不小的数。

  在算经济账的同时,还得考虑植树成活率。根据气候等自然条件,从上个世纪50年代起,北京植树主要选择一些容易成活的苗木,杨树、柳树、松柏等成了最受待见的树种。那时候,连育苗都是按照“先培植快长树、后植慢长树”的思路。

  “说实在话,那个年代的园林绿化工作者更多的是考虑怎么把北京尽快地绿起来。事实证明,这个初衷确实实现了,树高荫浓的杨树,让北京平原迅速披上了绿装。如今回过头来看,当时的确忽略了飞絮的问题。”老一辈的园林工作者坦言。

  关键字:忧

  漫天飞絮成烦忧

  伴随着年复一年的植树造林,北京真的绿起来了!

  本报1984年3月17日1版曾报道,到1984年时,北京已有树木1000万株、草坪376万平方米,行道树、河岸树的总长度已有1800多公里,工厂、学校、机关庭院绿化的面积达7400多公顷,全市绿化率在全国35个大中城市中跃居第13位。

  这绿中,不乏毛白杨和柳树的身影。据本报1984年12月19日2版报道,涉及毛白杨等7个杨树品种的综合技术措施成果当年正式通过鉴定,已在京郊逐步推广。

  可是,时间久了,京城老百姓开始发现,绿色之中也有烦忧,那就是:飞絮。

  本报1996年4月11日6版刊发的文章《京城何日不飞絮》中提到,遍布北京城近郊区主要道路两侧的几十万株杨柳给百姓们带来的好处不言自明,可每到春光明媚时,那恼人的飞絮也着实给出外踏青的人煞一把风景:刚一出户,那一团团棉花状的白色绒毛立刻蜂拥而至,劈头盖脸地糊在头上、脸上、身上,甚至长驱直入鼻孔、耳朵眼儿,令人苦不堪言。于是,“春风杨柳万千条,漫天飞絮实难熬”,成了京城春日的写照。

  来自市林业部门的调查显示,北京平原地区有树1.2亿株,其中杨、柳树占70%左右,它们是春季飞絮的“罪魁”。

  飞絮不仅严重污染环境,也给人们的生活、交通带来诸多不便,而且有安全隐患。2000年4月20日,本报7版就以《杨柳絮变导火线》为题,报道了积落的杨柳絮见火就着,引燃了存放在南郎家园15号楼地下室窗户处的油毡的新闻。

  飞絮造成的麻烦不止于此。2000年4月21日,本报8版刊发了一则新闻《都是柳絮惹的祸?》,说的是深圳平安队以0:3输给北京国安队后,平安队外籍足球教练塔瓦雷斯气恼地用力抓了一把从面前飘过的柳絮,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后来翻译说,他认为北京满天飘着的这种东西很讨厌,搞得他浑身不舒服……

  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逐步提高,医学专家把春季皮肤过敏、嗓子不适与漫天飞舞的杨柳絮也联系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多年来习以为常的杨柳絮竟是健康杀手!据本报2013年5月2日《漫天飞“雪”口罩热销》一文报道,当年春季到各大医院就诊的皮肤过敏患者增加了不少,多家药店的口罩销量也比平时增加了三成。

  关键字:治

  多措并举难治理

  北京春季为何会飞絮?园林绿化专家的解释是,4月底、5月初正是杨树、柳树开花结籽的繁殖季节,那一团团杨絮、柳絮,里面其实包含着成百上千颗种子,它们以风为媒进行“飞播”,飘散寻找合适的土壤生根发芽。杨树分雌株和雄株两种,只有雌杨树才会在春季飘杨絮。雌柳树在春天也会产生飞絮。当春季日平均气温超过15摄氏度,在天气干燥的情况下,杨树雌株和柳树雌株就开始出现飞絮现象,一般从4月上旬至5月上旬,大概持续1个月。

  为了让春季的北京城不再飞絮,北京市林业局从1994年起就实施了“百万雄杨绿北京”计划,即用大规模的雄性毛白杨替代雌性毛白杨,逐步改造淘汰飞絮杨树品种。但真正实施起来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根据本报2000年4月18日刊登的《烦人白絮又飘飞》一文分析,这主要是因为杨柳树数量占绝对优势,而雄杨进京数量又少,使得每年雄株毛白杨造林只占当年平原植树的十分之一。此外,其它树种的更新速度非常慢,当时本市不少杨柳正当“盛年”,在绿化美化中起重要作用,尽管后来有金丝垂柳、三倍体毛白杨等更好的品种,但全部用来替代旧有杨树和柳树,必然会带来生态环境的破坏。

  京城春季飞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本报2004年4月12日5版《百万株飞絮杨树今春“下岗”》一文提出,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很多树下地面往往被硬化,使得飞絮无法着地。只要树下有草,哪怕是野草或者是一些灌木,飞絮落下后,大部分就会被滞留在树下的植被上,不再干扰人。

  其实,北京从2000年开始专项治理杨柳飞絮,相关部门一直与飞絮进行“斗争”,为此想了很多招儿。

  2009年4月22日,本报在14版刊发的《京城飞絮为何难治理》一文称,北京已开始推广树干注射“抑花一号”和柳树的“高接换头”技术。树干注射“抑花一号”好比“节育手术”,主要是抑制杨柳雌株花芽的形成,从而不产生飞絮;柳树的“高接换头”则属“变性手术”,方法是将柳树的细枝末节都剪除,留下主干,然后再高位截除,嫁接上不飞絮的金丝垂柳,达到雄柳代替雌柳的目的。当年春季,昌平高科技园区采取新技术治理了1120株杨树,安华西里1区、2区、3区及柳荫公园等地治理效果比较显著。

  但是,这两种办法还存在不足之处。按照本报2014年4月10日刊发的《杨柳飘絮分外多 治理成本仍偏高》一文中园林专家所说,注射药液每次仅管一年,次年需要重复注射才能延续效果;高位嫁接法需要不断进行后期维护。而且两种技术投入都不低,注射一棵20厘米粗的雌杨树、柳树的成本约在20元,高位嫁接法的成本更高,达到150元以上。据统计,当时本市有杨柳树约270万株,但每年应用“抑花一号”的杨柳树只有大约5万株,且以公园、绿化单位为主,相当一部分街道、小区物业、企事业单位由于成本原因没有采用这种方法进行治理。

  关键字:管

  严管力争有絮无灾

  杨柳飞絮,年年喊治,却为何年年不见改善?2015年4月24日本报5版刊发的《若想飞絮不成灾 还得再等五六年》一文给出了答案:因为涉及的树木量巨大,飞絮治理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此前,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牵头,已对全市雌性杨柳树进行调查摸底,每一棵树分布在哪儿,长势如何,都要记录在案。“十三五”期间,本市下决心“管”住飞絮,到2020年,实现“飞絮不成灾”的治理目标,让杨柳絮不影响市民的正常生活。

  针对市民提出的“一砍了之”的建议,园林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的毛白杨正是生态效益最佳的时候,绝不会因为治理飞絮,一砍了之。

  市园林科研院提供的研究数据证实了这一点:一株胸径20厘米的杨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滞尘16公斤。一株胸径20厘米的柳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释放氧气204公斤,滞尘36公斤。这些正当壮年的杨柳树如果被大量砍伐,会对城市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更何况,在北京栽植杨柳树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古往今来,骚人墨客吟诵杨柳树的诗文不计其数。中国现代作家茅盾的一篇《白杨礼赞》,在精神上滋养了一代人。而对于40岁以上的北京人来说,杨树也是一种儿时的记忆。“当年哪个男生没拔过根儿、没拿‘杨剌子’吓唬过女生啊?”一位老北京调侃道。

  据本报今年4月13日8版《北京三年告别“飞絮的烦恼”》一文报道,为了从源头上治理飞絮,本市建立了绿化工程雌株杨柳树“禁入制”。园林绿化工程中规划设计使用杨柳树的,都必须使用雄株并有认证证明。作为示范,市园林部门已在大兴黄垡苗圃繁育了30万株雄株毛白杨,近两年将陆续应用于重点绿化工程。

  今年,本市将采取注射药物、修剪等方式,完成40万株雌株杨柳树的综合治理,同时采取高压喷水、及时清扫等方式,避免二次飞絮。目前,五环以内雌株杨柳树的普查工作也已启动,本市将根据分布情况,建立飞絮治理示范区。明年,普查范围将扩大到各个卫星城,三年内,重点地区的杨柳飞絮问题将逐个击破。

  本版文字:贾晓燕 历史资料:北京日报图文数据库




打印 | 推荐 | 转发:
点评:
姓名:

·发表评论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文明、理性友善发言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您的评论内容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