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的共享导向

作者张云飞  网站编辑马轩  责任编辑沈 聪  来源前线网--《前线》杂志2018年第07期  日期2018-07-10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实现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必须坚持共同富裕和共享发展,建立应有的利益共享机制,以此来促进和推动京津冀生态环境建设一体化。

  河北省在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中的“外部性”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河北省具有极其明显的特殊性,是影响和制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短板。在区域绿色协同发展层面,河北省具有明显的“外部性”。

  河北省在区域绿色协同发展中的正外部性贡献。从地理单元来看,京津冀同属华北平原和海河流域,是一个自然共同体。其中,河北省国土面积为19 万平方公里,占京津冀地区国土面积的88%;河北省大陆海岸线长487 公里,海岸带总面积11379. 88 平方公里,占京津冀地区海岸线和海岸带面积的比例均在75% 以上。因此,河北的可持续发展直接影响和制约着京津的可持续发展。位于冀北的张家口、承德地区的地理位置更加特殊,处于京津地区的上风口和上水口,一直充当着京津生态屏障和生态涵养区的重要角色。位于冀西的太行山地区,占据京津水源的发源地或者上游。位于冀南的滨海平原,承担着调节整个京津冀地区生态气候的重任。据统计,京津两市用水量的80%和90%以上主要来自滦河、洋河、桑干河和潮白河等河北境内的河流。为了防风固沙和涵养水源,张承地区实施了坝上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和京津冀水源涵养区工程等生态建设工程。

  河北省在区域绿色协同发展中的负外部性效应。从环境污染来看,京津冀空气污染存在着明显的区域输入特征。京津的污染源主要来自河北省。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等单位于2017年9月发布的《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10》显示,在从2013年到2016年对全国74个重点监测城市的空气质量排名中,河北省的保定、邢台、石家庄、衡水、唐山、邯郸等城市连续排名后十位。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一是京津冀地区地理位置特殊,处于我国中部平原地区,容易形成静稳天气,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秋冬季节更是如此。二是河北省经济结构以钢铁等重工业为主,能源消费以煤炭为主,产业活动产生的污染物多,加上天气因素,极易产生污染。河北省自身难以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如果坐等其自行解决,势必会拖京津可持续发展的后腿。

  坚持以共同富裕和共享发展引领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

  按照共同富裕原则推动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本质的内在规定和必然要求。这同样适用于区域关系。统筹区域协调发展的实质和目的就是要实现区域共同富裕。长期以来,京津发展得到了包括河北省在内的全国各地的大力支持,但在“环京津贫困带”的包围下,这种发展难以持续。在我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的情况下,具备了转向第二个大局的能力。因此,河北省在区域发展中的贡献和代价都应得到合理的资金、产业、政策等发展补偿,否则不仅难以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而且难以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

  按照共享发展理念推动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第一,坚持共有。在京津冀自然共同体中,在明晰自然资产产权的基础上,确认京津冀共有区域内自然财富的范围和对象。对维护和增值自然财富的行为主体,要给予必要的补偿。第二,坚持共建。区域绿色发展是实现区域生态文明目标的重要抓手和现实途径,是造福整个区域的事业。京津冀必须平等合作,同向发力,齐心协力,形成生态文明建设的合力。第三,坚持共治。环境污染的跨区域特征要求生态环境治理必须形成联防联控的机制,形成京津冀生态环境治理合力。除了强化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之外,京津冀还要在防护林建设、水资源保护、水环境治理、清洁能源使用等领域完善合作机制。要统一区域生态环境信息披露渠道,统一区域生态环境标准,统一区域生态文明建设规划,统一区域生态环境执法,统一区域生态环境监管。第四,坚持共享。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京津冀区域绿色发展成果理应由三地人民共享。要正确处理公平和效率的关系,确保生态文明建设成果共享成为生态文明共建的动力机制。

  创新共享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成果的制度

  实现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不仅仅是一个关系京津冀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发展战略的问题。国家有责任、有义务推动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第一,中央政府应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建立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基金,大力发展生态金融,购买河北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在绿色发展方面帮助河北省“造血”,加大向河北省的补偿力度。第二,中央政府应推动建立和完善区域统一的产业布局、财政税收、金融投资、产权交易、技术研发、创业就业政策,用以支撑河北省的绿色发展,完善共建共享、协作配套、统筹互助机制。其中,要以统一的产业政策为引导,以统一的社会政策为托底,推动河北省产业向绿色、低碳和循环的方向发展。第三,中央政府要设立专门的机构或委派中央相关机构来统一领导和指导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明确京津冀生态功能区域,划定京津冀生态红线。

  京津冀三方应以平等合作的方式制定《京津冀横向生态补偿条例》,援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科学规定生态环境补偿的基本框架。积极探索以扶贫带补偿、以支教代补偿、以支医代补偿、以投资带补偿、以合作带补偿、以市场带补偿等多元化的生态补偿方式,尤其要加大向河北省输入优质的自然资本、产业资本、人力资本、技术资本的力度,提高其可持续发展能力。京津冀三方应协商设立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专项基金,在一定比例财政资金投入的基础上,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方式进行融资,扶持河北省的生态建设工程、环境治理工程。通过制度创新和机制完善的方式,有效破解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障碍,为打造京津冀生态共同体创造条件,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京津冀样板。

  (作者简介:张云飞,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 / 沈 聪




打印 | 转发: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