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难掩兄弟情

作者邵一鸣  网站编辑马轩  责任编辑金蕾蕾  来源前线网--《前线》杂志2018年第08期   日期2018-08-08

  刚到玉树的时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缺氧带来的各种不适应。人们都说:“高原反应,欺男不欺女,欺胖不欺瘦,欺高不欺矮。”结果这几样我都占了。最初的几天,迷迷糊糊,还没来得及调整就上班了。我担任玉树州教育局电教馆副馆长一职。为了能够尽快进入工作状态,我经常加班到深夜。从日常工作到举办比赛,我将信息技术与课堂内容深度融合,通过专家讲座、理论学习、课堂教学观摩、案例分析等方法,努力提高本州教师的电教使用水平。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自身在专业能力上有所提升,也深切地感受到来自援建团队浓浓的兄弟情。

  去年的一天,由于严重的高反,我一夜无眠。等熬到了第二天天亮,我突然发现,心脏疼得起不来床,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早上八点半,住在隔壁的同事于吉李准时过来叫我起床。我听见了他“咚咚咚”的敲门声,却喊不出声来。片刻,我的手机响起。电话里,小于的声音传来,我使劲说出一句话:“于子,我难受,起不来了……”对方没有说话,并瞬间挂断了电话。我没有多想缘由,只希望此时能有一个人帮我一把。平日里,在同事和朋友们的眼中,我绝对算得上是个纯正的北京爷们儿,但是此刻,身体和心理上的虚弱,我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眼前一片模糊……

  突然门开了,于吉李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援青的领导和医疗团队的几位医生。我刚要说话就被医生带来的氧气面罩挡住了嘴。“别说话了,好好躺着,我问你,你点头摇头就行。”援青医疗队的医生问了我几个问题后,就拿出了药让我服下……

  吃完药,我静静地躺着,虽然眼皮沉得睁不开,但依然能够听到他们一声声关切的问候。这一刻,我鼻子一酸,泪水滚落下来。想想八尺的汉子,有泪不轻弹。可这次,在离家几千里的玉树,却因为浓如兄弟般的援友情,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还有一次,由于玉树和北京同时有工作任务,我面临两难的选择。我们一个教育团队的张国宏老师了解情况后,脱口就对我说:“兄弟,你回京办事。这里我来。”话虽不多,但每一个字都暖在心里。了解援青工作的人都知道, 从海拔低的地区到海拔高的地区,一般只要超过50天就会感觉特别疲惫,浑身不舒服。如果能够回北京,借机多休整两天,大家都认为是难得的机会。但是,张老师看我体重大,高反特别严重,就将这个机会让给了我。这看似随意的一句话,承载的也是浓浓的兄弟情啊!

  在玉树这半年,停水、断电、停暖,失眠、健忘、脱发,总有一些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总要时时刻刻与身体、心理进行斗争。但是,每当遇到困难,我的身旁就会有他们出现,搀扶着、鼓励着我,一起前行。虽然一路风雨一路尘,但我们没有一个掉队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的笑颜。回首过往,我要由衷地对我的援友们说一句:“援青路上,有你们真好!”

  责任编辑 / 金蕾蕾




打印 | 推荐 | 转发:
点评:
姓名:

·发表评论请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文明、理性友善发言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您的评论内容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