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不正,害莫大焉

作者左连璧  责任编辑sxs2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9-11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为政者如果连自己家这“一亩三分地”都管不好,还怎么去治理黎民百姓、管理国家大事?

  欲做清廉为民的好官,在管好自己的同时,还要管住自己的家人,决不能不管不问、放任纵容。其中道理再简单不过——“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为政者如果连自己家这“一亩三分地”都管不好,还怎么去治理黎民百姓、管理国家大事?

  唐代宰相元载,就是因为纵容家人,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一个典型。史书记载,元载“外委胥吏,内听妇言”,对妻子王韫秀的行径纵之任之,不加约束。王韫秀及元载之子元伯和等人,为元载的贪贿行为推波助澜、火上浇油,争相收纳贿赂,也加速了宰相之家的堕落。在当时,士人求取功名若不巴结元载及其家人,就无法进入仕途。在查办元载时,唐代宗李豫发布一道敕书,列举了他的六大罪状,其中便有“凶妻忍害,暴子侵牟,曾不提防,恣其凌虐”。最终,代宗将元载长子元伯和、次子元仲武、三子元季能与王韫秀一同赐死,元载已出家当尼姑的女儿真一,被收入宫中充作下人,甚至还派人捣毁元载祖先及父母坟墓,击毁祠堂中供奉的祖先木像。

  当然,在历史上严管家眷、不搞“夫贵妻荣”那一套的廉吏也不乏其人。如,《后汉书·王良传》载,王良是东海郡人,少年时爱好学习,也很清高,后来为大司徒司直,在位谦恭而且节俭,不携带妻子同住官舍,盖着布制的被子,用着粗糙的瓦器。当时,司徒吏鲍恢因为有事情去东海,到王良家里去看望,遇到一位妇人布裙赤足,拉着一捆柴,从田中归来。鲍恢告诉她,自己是大司徒府的佐吏,特来拜见夫人,问她是否有要捎给司直大人的家书。这位妇人回答说,我就是,辛苦你了,我没有书信可捎。鲍恢就向她下拜,叹息着返回去。听说这件事的人,没有不称赞的。又如,宋朝驸马都尉吴元扆,妻子是宋太宗赵光义的女儿魏国公主,婚后就住在公主府宅。魏国公主与宋真宗赵恒是兄妹,魏国公主的奶妈也看着赵恒长大,两人都可以自由来往于宫中。吴元扆被派任徐州知州前,担心自己离家赴任后,那些世俗小人,有可能趁此时机找妻子奶妈请托帮忙。为此,吴元扆做了三件事,以彻底堵死妻子奶妈和其他家人受人请托收受贿赂之门。一是赴任前严格约束妻子奶妈与其他家人;二是向皇帝提前申明自己不会有任何请求;三是请皇帝也不要接受和答应妻子奶妈提出的请求。

  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违纪违法典型案例看,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之子,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的妻子,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之子,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一个个腐败领域的“夫妻档”“父子兵”“全家腐”,透视出家风的重要性。苏荣就曾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这也提醒今天的领导干部,家风建设非小事,一定要重视起来,既要廉洁修身也要廉洁齐家,防止妻儿成为贪腐“导火索”,防止被身边人“拉下水”。

  “领导干部的家风,不仅关系自己的家庭,而且关系党风政风。”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保持高尚道德情操和健康生活情趣,严格要求亲属子女,过好亲情关,教育他们树立遵纪守法、艰苦朴素、自食其力的良好观念,明白见利忘义、贪赃枉法都是不道德的事情,要为全社会做表率。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在生活纪律方面专门新增了关于家风不正,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行为及其适用的处分种类和幅度的内容。由此,家风问题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纪律问题。将“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写入《条例》,必将进一步提高党员领导干部对家风建设的重视程度,促使其做培育良好家风的表率,通过树立良好家风带动党风政风向上向善,对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打印 | 转发: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