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要爱得深沉

作者宋翠茹  网站编辑马轩  责任编辑金蕾蕾  来源前线网--《前线》杂志2018年第11期  日期2018-11-06

  初见薛舒栋,只见他头顶藏式小毡帽,戴着耳麦,腰挎小音箱,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向大家介绍玉树扶贫产业一条街的概况……我加了他的微信,翻看他的“朋友圈”发现,从2016年8月到玉树后,他的朋友圈所发的工作动态、风土人情都与玉树相关,可以看出,玉树早已和他休戚相关……

  第二次见到他时,已是熟人,我们不禁攀谈了起来。我问他在玉树两年多,最大的体会是什么?他摘下毡帽,我这才发现,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薛舒栋告诉我,刚来玉树时,头发只有鬓角两边是白的,现在基本都白了。在这里,由于海拔高,胸闷憋气、喘息急促,半夜难以入眠几乎每个人都领教过,但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体会是学会了“慢生活”。原先风风火火的他在这里学会了穿衣服、穿鞋子、洗衣服都得慢慢来,爬楼梯一定要在每一层的中间大口呼吸一两次。然而,即便如此,几个月下来,他还是瘦了10多公斤。

  除了要适应这里的高原生活,薛舒栋最大的心愿是尽快找准援青工作的突破口,摸清玉树当地的情况。为此,他经常奔赴基层调研,往往是凌晨四五点钟出门,在崎岖的山路上经过几个小时颠簸才能到达访区,夜里十一二点才能返回驻地。寒冬腊月,下乡遇到大雪天气,在雪堆里推车;饿了,泡碗方便面;渴了,喝口矿泉水,这些都已是“家常便饭”。

  即便如此,在他看来,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薛舒栋向我讲述了一位当地藏族干部的故事。“那是去年在陪同国家考核组检查工作时,我遇到的一位藏族干部。他一路上都在向考核组介绍玉树污水处理厂的相关情况,包括购买国外先进的设备技术等等。其中的一位专家发出了质疑,问他经过污水处理后的水能喝吗?我们的这位干部被质疑后,选择了沉默。到了污水处理厂,大家一起参观了全部的处理流程后,这位干部在最后的排水口,一只手拿着矿泉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烧杯,里面装满了经过处理后的净化水。他用对比的方式让大家看水的纯净度。确实,用肉眼判断,经处理后的水和矿泉水没有什么区别。就在大家看的时候,这位干部一下把烧杯里的水全部喝完了,然后又接了一杯喝。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当时我就想啊,这得有多大的勇气!那一刻,我也感受到了当地干部热爱玉树,对这里满怀希望,充满信心的感情。就是这个质朴的行为深深地影响了我,让我更加热爱这里,想要为玉树多做点事情……”薛舒栋一边讲着这个故事,一边把目光投向了远方。那目光坚定而从容,它告诉我,这个藏族干部的故事已经深深印在了他心中。

  2018年6月30日,薛舒栋在自己的“朋友圈”更新了一条状态,“为何我的眼中噙满泪水?因为我深深地爱着玉树这片美丽的土地”,所配的照片是他在海拔4500米的上拉秀乡拍的美景。我知道,薛舒栋又下乡了。他在用实际行动兑现对这片土地深沉而厚重的爱。

  (作者:宋翠茹,青海日报社记者)




打印 | 转发:
关于前线 | 网站地图 | 刊网动态 | 帮助中心 | 在线调查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在线订刊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