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7日 星期四
“两会”热点见证非公经济发展历程
作者谢志强              日期:2013-03-07               阅读:3971 次

   一年一次的“两会”,一年一度的关注。众所周知,“两会”在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 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两会”是反映社情民意的场所,是国民行使权利的过程,也是形成国家意志的必要程序。“两会”的声音,是中国社会发展脉搏跳动的最强 音。“两会”的话题折射出中国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记录了中国社会发展的酸甜苦辣。考察历年“两会”话题的演变,我们可以从中发现中国非公经济发展的基本 脉络,强烈感受到非公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痛与乐。

  第五届:春江水暖鸭先知

  通过20世纪50年代的社 会主义改造及其后2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到70年代末期,我国的非公有制经济几乎已经销声匿迹。从事工商业的个体劳动者由建国初期的900万人到 1978年只剩下15万人。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实现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转变,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1979年,第五届全国 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一致赞同把全国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转化成国家意志,提出了搞好国民经济 的“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八字方针,非公有制经济从此得到肯定、恢复和发展。从1978年到1982年的第五届“两会”话题中,责任制、个体劳动 者、多种购销形式、商品、经济特区、新宪法等都与非公经济有着密切的联系。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实践肇始于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对农业体制进行重大 改革的同时,还在城镇发展多种经济形式、扩大工商企业的自主权、改进城乡流通体制,对统购包销的工业消费品,开始采取计划收购、定购、选购和企业自销等多 种购销形式。这些改革措施的实行改变了中国社会的生产方式,产生了非公经济的一些必要因素:一批脱离公有制体制的劳动者;社会生产分工的程度加深;商品开 始自由流通等等。经济特区的设立则为非公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从政策到舞台的便利。

  应当说,这一时期,是我国非公经济的发轫期,表现出了 新生事物蓬勃的生机。在几年时间内,城镇个体劳动者就从15万人增加到了147万人。到1981年底,全国城镇个体工商户发展到185万户,从业人员 227万人,比1980年的从业人员翻了一番多。从1979年12月中共中央批转的《关于对原工商业者的若干具体政策的规定》到1980年8月17日中共 中央转发的《进一步作好城镇劳动就业工作》的文件中明确指出要“鼓励和扶植城镇个体经济”,从1981年10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广开就业门 路,搞活经济,解决城镇就业问题的若干决定》文件规定:“对个体工商户,应当允许经营者请两个以内的帮手,有特殊技艺的可以带5个以内的学徒”;“实行多 种经济形式和多种经营方式长期并存,是我党的一项战略决策,决不是权益之计”;“个体劳动者,是我国社会主义的劳动者”,到1982年12月全国人大五届 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1条规定:“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城乡劳动者个体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的合法权利 和利益。”一切表明,非公经济迎来了第一个春天。宪法为非公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初步的法律基础,但也作出了“法律规定范围内”的限定。当然,处于恢复期的非 公经济也有许多“让人伤心”之处,首先,从事个体经济的人员很多都是无法进入计划体制内的人群,如返城知青、没有关系的待业青年,甚至劳改释放犯;其次, 从事的个体经济也主要是一些诸如餐饮、小卖部等等一些拾遗补阙甚至被传统观念视为“下九流”的工作,个体户成为一些人“羞于启齿”的身份。尽管如此,非公 经济毕竟已到了春江水暖时节。

  第六届:乍暖还寒

  从1983年到1987年,乡镇企业、农业的集约 化、企业自主权、承包、租赁、沿海开放、外资、价格杠杆、计划与市场、雇工经营、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假冒伪劣等等都成为与非公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 “两会”话题。经过前几年的发展,非公经济已经显示出巨大的活力,在国民经济中开始发挥重要的作用。1983年1月2日中共中央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 若干问题》的文件中指出:农村个体工商户和种养业的能手,请帮手、带学徒,可参照《国务院关于城镇非农业个体经济若干政策性规定》执行。对超出文件规定雇 请较多帮工的不宜提倡,不要公开宣传,也不要急于取缔,而应因势利导,使之向不同形式的合作经济发展。”这“三不政策”实际是对雇工经营和雇工大户发展的 另一种形式的肯定。1984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的出台,使非公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虽然直到1986年,国家对“私营企业”仍持 “看一看,等一等”的基本精神和谨慎态度,实行不提倡、不宣传、不取缔的“三不原则”,但到党的十三大,提出了新的正式的“说法”:在所有制方面提出“在 大力发展全民所有制经济、城乡集体经济和合作经济的同时,鼓励发展个体经济、私营经济以及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商独资企业,逐步形成以公有制为 主体的多种成份、多种形式的所有制结构”的方针。“目前全民所有制以外的其他经济成分,不是为发展得太多了,而是还很不够。”党的十三大对私有经济的认识 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是私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认识上的飞跃带来了实践上的大发展。这一时期,非公经济的规模逐步扩大,一 个明显的表现就是出现了“私营经济”,乡镇企业也开始发展,此时的乡镇企业在所有制上大多归属于“集体经济”,但在以后的发展中,这些乡镇企业又大多转变 成了私人经济,构成了中国非公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时期,由于改革进入新旧体制转轨,一些重要的关系尚未能理清,在法律和体制等各个方面为非公经济的 发展提供了诸多机会和资源,如价格改革中出现的价格差、企业的承包租赁等,沿海开放则为外资进入打开了方便之门。但在这一时期,也存在诸多制约非公经济发 展的因素,在思想上出现了左和右的激烈交锋,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市场规则和法律体系尚未能建立,一些诸如行贿受贿、投机倒把、假冒 伪劣之类的丑陋现象开始大量出现。这一切都为几年后“左”倾思潮的泛滥和后来有人提出的关于非公经济的“原罪”问题埋下了伏笔,提供了口实。此时的非公经 济似乎是一个可爱的坏小孩,叫人喜欢,又不敢忘情的去爱。这一时期,国家对非公经济的发展,实在是“爱你在心口难开”。总体而言,这一段时期的非公经济发 展,可谓是“乍暖还寒”。

  第七届:风雨过后见彩虹

  1988年4月,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正式通过 了《中华人们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私营经济的合法地位第一次被写进了宪法。宪法第11条规定:“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私营经济 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私营经济的合法权利和利益,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从而明确了私营经济的法律地位。1988年全国私营 企业达90581户,从业人员164万人,注册资本84亿元。非公经济似乎面临新的发展高潮,不料想,随后的几年,非公经济却遭遇了一股寒流,经历了一场 不能承受之痛。

  1988年下半年由于物价上涨导致了一场抢购风潮,1989年第七届人大二次会议,提出了治理经济环境和整顿经济秩序 的任务,由于前一段时间的经济过热和投资需求的双膨胀加剧了通货膨胀,同时也破坏了整个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在政府一系列整顿措施作用下,非公经济的发展受 到一定的制约。如果说治理整顿对非公经济的影响还具有正负的双重功效的话,那么1989年的政治风波和1990、1991年发生的关于姓资姓社的论争,对 非公经济的发展则是一个打击。这段时期,通货膨胀、治理整顿、社会稳定、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平演变等等成为政府报告和社会舆论中的主题话语,为非公经济的 发展套上了可怕的思想禁锢,大量的民间资本撤出市场,私人企业家人心惶惶,而国外敌对势力实行了经济封锁,大量外资不敢进入中国市场,甚至现有资金也流向 国外。总体来看,在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前,中国的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出现了大幅下滑。无论是在经济的治理整顿上,还是政治舆论和政策的执行上,都不利于非公 经济的发展。期间虽然中央很快注意到了其中出现的问题,并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1990年3月七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肯定党的十三大关于个体 私营经济的基本政策,但到1990年底,仍未走出低谷和困境。1992年时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十分谨慎的提出:“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并引导其他经济成 分健康发展,继续发挥个体经济、私营经济有益的补充作用”,恢复了非公经济的“补充”地位。从中国非公经济发展的整个过程来看,这一时期处在曲折徘徊的阶 段,但风雨过后见彩虹。

  第八届:东方风来满眼春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澄清了社会主义与 市场的关系,清除了思想上关于姓资姓社的障碍。非公经济的发展成为“两会”代表们议论的主要话题。1993年第八届人大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坚 持以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为主体,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为补充,多种经济成份长期共同发展。各种经济成份都要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 相适应。”同时,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突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把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国家经济体 制改革的目标模式以立法形式确定下来。民营经济作为一种经济形态被接受。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更加蓬勃发展的新阶段,中国的非公有制经济也迎来 了新的春天。到1993年底,全国登记注册的私营企业达23.8万家,从业人员372.6万人,其他有关的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如注册资金、工业产值等也创 历史最高水平。

  市场经济、竞争、多种所有制、下海、开发区、房地产、股份制、拍卖、政企分开、改制等等词语成为本届“两会”上的热门 话题。这一时期,一大批体制内的人纷纷下海,出现了全民经商的景象,1996年3月召开的“两会”对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的讨论特别热烈,其中八届全国人大 四次会议通过的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纲要》,极为明确地把继续鼓励和引导发展个体私营经济,作为今后十五年发展国 民经济社会必须坚持的方针,从而为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又一次提供了长期的政策保障。1997年私营企业户数达到96万户,私营企业从业人员有1349万 人。一部分的个体经济和集体合作制经济发展成为规模较大的私营经济,也涌现了一批有实力的企业和企业家,中国非公经济的发展在总量增长的同时,其组织形式 也得到进一步的深化改革,而且市场资源的流通渠道也在拓宽,一些民营经济通过兼并、拍卖、股份制合作、委托经营、代理经营等形式,成为国有企业改制的主要 参与者,国有民营的组织形式得到了发展,各种外资也开始深入到中国经济的各个行业。与此同时,由于市场经济目标的建立和市场机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日益明 显和重要,中国非公经济发展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和矛盾开始凸显出来,如何正确处理公有制与私有制的关系,如何克服人们对个体私营经济既肯定又担忧,许多个体 私营大户想发展又怕发展,渴望发展又难发展,如何建立有效的市场机制,以家族企业为主的中国民营经济如何实行现代化改造,如何摆脱姓“公”姓 “私” 的 思想困惑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又成为了非公经济发展的新的难点。

  1997年5月江泽民在中央党校的讲话和9月召开的党的十五大,毅然将 改革的重点直指极其敏感而复杂的所有制改革,提出了“一切符合三个有利于的所有制形式都可以而且应该用来为社会主义服务”、“一切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的经 营方式和组织形式都可以大胆利用。” 对传统的公有制理论作出重大修正。把“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定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 经济制度。从十三大、十四大都把个体私营经济看成是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到十五大将非公有制经济当作“重要组成部分”,并将“以公有制为主 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定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这是又一轮的思想解放,它突破了姓公姓私的迷雾,再次为非公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思 想的阳光。非公经济的历史地位、发展空间与发展环境从此实现了新的突破。

  第九届:乱花渐欲迷人眼

   从1997年到2002年,描述第九届“两会”的话题,也许用得上“乱花渐欲迷人眼”一句诗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三个代表”、依法治国、政府职 能、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结构调整、西部大开发、可持续发展、人才、民办教育、反腐败、小康、市场秩序、打击走私、金融危机、入世、全球化、“走出去”、 人民币汇率、新经济、互联网、通货紧缩、国债、内需、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现代企业制度、抗风险能力、国际竞争力、 知识产权、 兼并破产、 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弱势群体、新阶层、贫富差距、偷税漏税 等等,这些话题,哪一个不是热门?又有哪一个与非公经济无关呢?

  话题 多,其实也就是问题多。1999年宪法修正案在总则中将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确定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分配制度确定为“按劳分 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由原来的补充地位调整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非公经济作为市场竞争的主体登上了历史舞 台。这对非公经济来说是一件大喜事,但也是一件大难事。

  这五年,中国非公经济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是发展的国内国际环境发生了变化, 就国内而言,中国彻底告别短缺经济,出现了大多数产品供大于求的现象,进入耐用消费品时代,市场经济体系初步建立,市场机制逐渐成为经济领域中的主导机 制,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利益结构日趋复杂,社会资源分配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就国际而言,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实现了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对接, 中国非公经济面临新的环境、新的市场、新的游戏规则和新的竞争对象。其次,非公经济自身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不但在数量规模上有了质的飞跃,而且在本身结 构与运作方式上开始了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更重要的是,非公经济实现了人与经济形态的统一,上述变化为非公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也将带来前所 未有的挑战。要看到规模大了,地位高了,空间大了,市场越来越完善了,同时也要看到责任越来越大了,差距越来越宽了,规范越来越严了,竞争也越来越强了。 而且,我们还要看到很多没变的东西和存在的问题:小而散的规模分布、小打小闹的意识、落后的技术和家族式管理、缺乏训练有素和富有创新能力的人才、苛刻的 市场准入、梗塞的融资渠道、高额的税费和缺位的权益保障,这些都是多年来妨碍我国非公经济发展的因素,透过每年的“两会”话题,可以看到这些障碍如今依然 存在。

  第十届:长风破浪会有时

  中国非公经济从改革开放至今,已经发展了20多个年头,无论在发展 经济,解决就业,还是在深化体制改革,建设国家基本制度方面,它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如今非公经济已经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已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今天市场 经济体制的完善和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都对非公经济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些要求概括起来,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如何把发展的外部环境作好作顺;一是如 何把非公经济本身作大作强。针对这两个方面的问题,新一届政府,已经作出了新的部署。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 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主要任务是: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建立有利于逐步改变城乡二 元经济结构的体制,形成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机制,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完善宏观调控体系、行政管理体制和经济法律制度,健全就业、收 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建立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机制。”“要适应经济市场化不断发展的趋势,进一步增强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大力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 本和非公有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止的基础设施、公用 事业及其他行业和领域。非公有制企业在投融资、税收、土地使用和对外贸易等方面,与其他企业享受同等待遇。”

  2003年12月22 日,中共中央公布了准备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的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内容包括:把宪法第11条第2款中“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的合法的权 利和利益。国家对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修改为 “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国家鼓励、支持和 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对非公有制经济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把宪法第13条“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国 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的继承权”修改为“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即将召开的第十届第二次“两会”上,上述建议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内容,将会引起委员们的热烈讨论,其成果将从外部环境和自身建设上为中国非公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提供强大思想动力和科学的实践指导。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今,从最初个体经济的恢复到私营经济的发展,从对个体经济羞羞答答的认可到私营经济的合法地位被写进宪法,从非公经济20世纪80年 代末的曲折坎坷到邓小平同志南巡后的迅速发展, 从“补充”地位到成为一项基本经济制度,我们欣慰地看到,风雨过后、奋斗之后,今天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 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格局已基本形成。从1978年非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只占1%,到现在已经达到1/3以上,有的地区和行业已经超过一半,甚至 2/3。毫无疑问,非公经济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解读中国非公经济的历史变迁和风雨历程,我们可以从历届人们 对 “两会”的高度关注中得到解读,从“两会”高度浓缩了的主题中得到解读,从“两会”里委员们热烈讨论的话语中得到解读。中国的非公经济和“两会”相拥 着走过从前,走向未来。

  2004年2月



  阅读:3971 次

版权所有 ©1995-2019 中共北京市委前线杂志社